安全管理網

河南暴雨致25人遇難!此輪暴雨是否提前預報?

  來源:中國新聞社 
評論:  更新日期:2021年07月22日

據不完全統計,16日以來,此輪強降雨造成全省89個縣(市、區)560個鄉鎮1240737人受災,因極值暴雨致25人死亡7人失聯。

全省已緊急避險轉移16325人,緊急轉移安置164710人;農作物受災面積75千公頃,成災面積25.2千公頃,絕收面積4.7千公頃;直接經濟損失54228.72萬元。

河南暴雨造成了重大的人員傷亡和財產損失。發布會開始前,在場人員全體起立,向在災情中不幸遇難的人默哀。

 闞力 攝

闞力 攝

目前,救援工作正在緊張進行中,對于此次突如其來的暴雨以及其引發的嚴重災害,網友有很多疑問。

此次降雨為何這么大?

中央氣象臺介紹,17日8時至21日8時,河南省平均降雨量達144.7毫米;鄭州市平均降雨量458.2毫米,鄭州新密市白寨累計降雨量最大達918.9毫米,鄭州國家級氣象觀測站772毫米,部分地區累計降雨量已超當地年平均降雨量(鄭州全年平均降雨量641毫米)。

河南降雨量實況圖(7月17日08時-21日08時)

河南降雨量實況圖(7月17日08時-21日08時)

中央氣象臺介紹,四大原因導致了河南發生此次罕見暴雨天氣。

一是大氣環流形勢穩定。西太平洋副熱帶高壓和大陸高壓分別穩定維持在日本海和我國西北地區,導致兩者之間的低值天氣系統在黃淮地區停滯少動,造成河南中西部長時間出現降水天氣。

二是水汽條件充沛。7月中旬河南處于副高邊緣,對流不穩定能量充足,18日西太平洋有臺風“煙花”生成并向我國靠近。受臺風外圍和副高南側的偏東氣流引導,大量水汽向我國內陸地區輸送,為河南強降雨提供了充沛的水汽來源,降水效率高。

三是地形降水效應顯著。受深厚的偏東風急流及低渦切變天氣系統影響,加之河南省太行山區、伏牛山區特殊地形對偏東氣流起到抬升輻合效應,強降水區在河南省西部、西北部沿山地區穩定少動,地形迎風坡前降水增幅明顯。

四是對流“列車效應”明顯。在穩定天氣形勢下,中小尺度對流反復在伏牛山前地區發展并向鄭州方向移動,形成“列車效應”,導致降水強度大、維持時間長,引起局地極端強降水。

7月21日,河南,鄭州暴雨第二日。圖片來源:ICphoto

7月21日,河南,鄭州暴雨第二日。圖片來源:ICphoto

鄭州暴雨是“千年一遇”嗎?

針對連日來河南省,特別是鄭州地區出現的極端降雨天氣,輿論上出現“千年一遇”“百年一遇”的諸多說法。中央氣象臺首席預報員陳濤介紹,從目前掌握的氣象數據,無法下此定義。

陳濤介紹,“千年一遇”“百年一遇”是源自于水文氣象里面關于洪水重現期的一種科學上的解釋。主要是依據從歷史記錄而且是一個比較長的這個記錄來看,推算極端天氣事件、極端洪水事件,出現的就是歷史的重現期。計算方法主要是依據時間比較長的歷史記錄來推算某一類天氣事件。尤其是洪水這個事件在歷史上可能重復發生的頻率,這實際上是一個數學上的概率。

陳濤稱,從大氣科學研究的角度來講,我們形成有嚴謹記錄的氣象記錄時間是在1950年之后,有了比較準確和完整的降雨量的科學記錄。到現在為止,整個降雨量記錄的是70年左右,所以說我們表達極端天氣甚至是極端降雨過程的方法主要是根據歷史排名,根據我們各站點在歷史上出現的極大值得降雨量,依次進行排名。如果是新出現了極端的強降雨記錄,我們會把這個排名再做相應的調整,這是我們大氣科學界里面比較常見的做法。

他表示,所謂“百年一遇”、“千年一遇”在目前我們沒有得到可靠的、長時效的、有效的降雨記錄之前,很難去談這個問題。

 7月20日,鄭州持續強降雨導致部分街道積水嚴重。中新社記者 韓章云 攝

7月20日,鄭州持續強降雨導致部分街道積水嚴重。中新社記者 韓章云 攝

極端暴雨為何總愛在河南?

對于極端暴雨為何總出現在河南地區的問題,中央氣象臺首席預報員陳濤介紹,在華北黃淮地區,特別是河南歷史上曾有過多次歷史罕見的極端降雨過程,諸如“638”“758”“828”“968”等,這幾次都出現了超過極值的強降水,但這也并不能說明河南易發極端天氣。

他介紹,我國處于季風氣候之下,暖季受夏季風的影響,水汽輸送充沛,每年“七下八上”都是防汛緊張時段,因為正好處于華北雨季和臺風季的雙重影響下。

陳濤介紹,極端天氣事件的出現都有環流異常的因素,出現時間沒有特定規律可循,或者極端天氣的發生發展規律我們還沒有完全認識。

7月20日晚間,行人在路上趟水前行?!£R力 攝

7月20日晚間,行人在路上趟水前行?!£R力 攝

“海綿城市”為何出現嚴重內澇?

過去幾年,鄭州投入534.8億元資金建設海綿城市,但如今鄭州仍出現嚴重內澇,為何如此?

海綿城市,是指城市要建設得像海綿一樣,在適應環境變化和應對自然災害等方面具有良好的“彈性”,下雨時吸水、蓄水、滲水、凈水,需要時將蓄存的水“釋放”并加以利用。2016年,鄭州入選河南省海綿城市建設省級試點。當時,鄭州對其城區的內澇防治設計重現期為50年一遇,其他規劃區為20年一遇。

此后,鄭州在海綿城市建設方面投入了大量人力物力財力。2018年1月公示的《鄭州市城市總體規劃(2017-2030年)》顯示,到2020年鄭州將投入534.8億元建設海綿城市項目,包括在主城區規劃191條澇水行泄通道,建設和改造海綿公園,在河流兩岸打造生態濱河緩沖帶……《規劃》預計,到2020年鄭州主城區達到海綿城市建設要求的面積約占建成區總面積的22.5%。

鄭州此前已投入大量資金建設海綿城市,為何此次水災中沒能發揮作用?浙江工業大學海綿城市研究中心主任陳前虎表示,從技術層面分析,海綿城市解決的是中小雨的徑流蓄滯問題,以促進城市地表徑流的就地下滲和雨水可持續循環。此次河南大雨屬于突發特大暴雨,已經超出了海綿城市所能應對的能力?!班嵵葸@次大雨是非常少見的,造成的災害跟是否建設海綿城市沒有關系?!?/p>

“海綿城市不解決暴雨(引起的內澇)問題,這是天災不是人禍?!标惽盎⑻岬?,我國海綿城市建設已推進多年,但此次河南暴雨強度非常罕見,不是海綿城市建設能夠應對的。

極端暴雨過程是否有提前預報?

中央氣象臺首席預報員陳濤說,極端暴雨、極端高溫仍是全球共同面臨的難題,這種極端天氣科學機制形成非常復雜,再落實到數值預報中,仍缺少有效手段進一步解決,這是我們正在著手攻克的難關。

河南省氣象臺副臺長、正研級高工蘇愛芳蘇愛芳說,針對這次過程,河南省氣象局7月13日就關注到了,14日開展了省地聯合會商,已起草重要天氣報告,15日報送省委省政府,第一份預警是7月16日9點50分發布的暴雨橙色預警信號;7月18日17:10發布暴雨黃色預警信號;7月20日早晨發布暴雨紅色預警信號。

這次過程,河南省市縣氣象部門共發布預警信息1184條,目前河南省各級氣象部門施行24小時戰時工作機制,針對這次暴雨過程全力做好暴雨保障,特別是針對鄭州市20日特大暴雨過程施行的是一級應急響應。

網友評論 more
創想安科網站簡介會員服務廣告服務業務合作提交需求會員中心在線投稿版權聲明友情鏈接聯系我們
5544444